青岛短期贷款联盟

“坏到底”的女儿:亲亲继父我们一起走出“裸贷”梦魇

知音 2020-03-24 16:26:21

作者:世均 编辑:张明媚 图片:东方ic

版权声明:本文为知音杂志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江苏宿州女孩王晓羽从小生活在父亲家暴的阴影里,变得叛逆又冷漠。妈妈再婚后,她对疼爱她的继父视而不见。大学毕业后,一心想创业的王晓羽在男友的鼓动下,卷入了裸贷漩涡中。为了救女儿,当会计的继父情急之下,竟然选择了贪污,并把剩余的钱留给女儿,让她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重新开始。


这是多么惨痛的父爱啊。两年后,妈妈找到在深圳依然过着醉生梦死生活的女儿,并告知了她真相,这个已经“坏到底”的女孩会醒悟吗?


继父在等待,多少爱才能温暖你的心


2011年5月的一天,安徽省宿州市悦达油料公司的销售会计李锋强和妻子蒋依云接到一件快递,蒋依云随手拆开,里面竟然掉出来五张女儿赤身裸体的照片,每张照片背面都写着同样的一句话:“不要报警!具体原因问问你的女儿就知道了。”蒋依云忙拨通了女儿王晓羽的电话。听母亲叙述了情况后,王晓羽哭了,说出自己和男朋友龚明为了创业,在网上借了高利贷,结果生意失败,还不上钱。算下来连本加利,已经累计欠下了97万元的巨款!蒋依云差点没晕过去:“你胆子也太大了,欠下那么大的数,这裸照又是怎么回事?”王晓羽哭道:“他们说拍这照片为了督促我还钱。我现在还不上,他们就用照片来威胁我。妈,我不想活了。”


一旁的李锋强听到这话,惊出一身冷汗。他抢过电话对女儿说:“不管遇到什么困难先回家,一切有我。”看着李锋强一脸焦急的样子,蒋依云热泪盈眶,这个像山一样的男人,让她欣慰又心疼。


李锋强和蒋依云,是再婚夫妻。在此之前,李锋强曾有过一次短暂婚史,未育。因感情不和,这段婚姻只维持了两年。而蒋依云的前夫刘国强家暴成性,蒋依云于2001年与其离婚,带走了女儿王晓羽。王晓羽从小生活在母亲的哭泣和父亲的暴戾之中,性格极度叛逆、内向,对男人更是充满了戒备。离婚后,蒋依云带着女儿过着艰辛的生活。幸好有闺蜜出手相助,将自己的房子借给她,她才和女儿安顿了下来。


2002年10月,闺蜜将同事——宿州悦达油料公司的销售会计李锋强介绍给了蒋依云。接触了一段时间后,蒋依云觉得这个男人很靠谱,便带着女儿与李锋强组成了一个三口之家。婚后,李锋强对蒋依云母女呵护有加,蒋依云的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但是,无论李锋强对王晓羽多好,她都不愿意喊一声爸爸。蒋依云有时忍不住教训女儿,李锋强拦住妻子道:“你就别为难孩子了,不叫就不叫吧。”


2007年,王晓羽考入江苏一所大学。李锋强告诉女儿:“不要节省,缺钱了就说。人家能买的,你都能买。”蒋依云盼着女儿上大学后能懂点事,懂得父母的苦心,可王晓羽上大学后,很少打电话回家,偶尔打回来,也是要生活费。蒋依云很头疼,李锋强劝妻子:“还是孩子。等长大成熟些就好了。”


继女身陷“裸贷”风波,危急时继父出手了


2009年,王晓羽和同班同学、来自无锡的龚明相恋。2010年6月,面临毕业的王晓羽和龚明决定创业。王晓羽打电话向母亲要启动资金,蒋依云坚决反对。王晓羽决定自己想办法。2010年10月,她和龚明考察杭州一家化妆品公司,对方承诺按零售价的7折配货,但首批进货不能低于25万元。为了筹到资金,两人分别找同学、朋友借款,承诺按月息百分之八回报付息。好不容易筹齐25万,将钱悉数汇给批发商后,他们收到了20箱货物。但折腾了一个多月,仅卖出1万元左右的化妆品。王晓羽慌了,和厂家商量退货,厂家拒退。王晓羽想用化妆品抵借同学的债,但所有人都不答应。此番创业铩羽而归,两人负债23万元!


2011年春节前,王晓羽和男友又去扬州参加了一个由健身器材经销商组织的快速创富交流班,对主讲人提出的投资20万、半年翻倍解困的方案深信不疑。回到学校后,龚明通过小广告联系了一家名为“阳光贷”的贷款公司。王晓羽发现这家公司只是一个门面,并没有营业执照。她问老板贷款条件,老板说只要签署一个保密协议,确认她是学生身份以后,凭一组照片贷款。照片可以自拍,但必须按要求拍,要裸露身体关键部位。照片是作为质押物的,只要按时还款,还清后绝不会保存。王晓羽吓了一跳,坚决不从。龚明知道后,苦口婆心动员王晓羽接受这个贷款条件,又信誓旦旦保证万一生意失败,自己也会筹资先还一些钱。最终,王晓羽点了头。随后,他们准备了证明学生身份的材料,并按老板要求拍了十二张不同角度的裸露照片。第二天上午,“资料”被检验合格后,王晓羽当场填了一张家庭联系表,随后拿到了8万元贷款。约定利息是月息百分之三。


尝到甜头后,龚明又鼓动女友从另外两家公司以同样的抵押方式各贷了6万元和9万元。这些钱,除了5万余元应付偿还躲不掉的债主外,其余的都作为加盟和订货投资,交给了经营保健器材的扬州康达实业公司。对方按照承诺,给予了运营指导,还委派来一个技术人员,但由于龚明和王晓羽的身份是学生,又有创业失败和欠薪的坏名声,销售队伍一直没有建起来。两人去扬州康达实业公司交涉,希望退钱退货,可对方认为产品已经发出,也履行了承诺的义务,不同意退货。至此,两个人创业再次失败,一堆产品堆积在租来的仓库口,巨债累累,还有裸照在别人手上,王晓羽几乎崩溃。


因为王晓羽面临毕业,那三家贷款公司都开始索要本金及利息,并发出警告:若再不还,就会向她的家人公布照片。王晓羽乱了方寸。龚明也没有主张。2011年6月,在论文答辩结束后,他干脆玩起了失踪。王晓羽欲哭无泪,此时,借贷公司发现王晓羽一直不还款,毫不客气地把照片寄到了李锋强的手中。


得知女儿深陷裸贷漩涡中,李锋强急得几天没睡着,97万,上哪儿去弄啊?可如果女儿的裸照赎不回来,以后的生活会受到很大影响。思来想去,李锋强将目光投到了公司的货款上,怕妻子女儿担心,李锋强没有告诉她们。两天后,他故意少记了一笔150万的收入,之后,心惊胆战地挪出了150万元钱。2011年7月3日,李锋强说自己以前有一笔积蓄到期取出来了,可以替女儿把债还了。蒋依云看到存折上的数字后,抱着他就哭:“锋强,我怎么谢谢你啊!”2011年7月5日,李锋强夫妇马不停蹄地赶到镇江,带着女儿一家一家去还债,并亲眼目睹那些打印的照片被销毁,电子版的照片被删除。之后,李锋强夫妇又带着女儿,将她欠同学、朋友的钱一一还上。一切都办好后,此时,王晓羽已毕业,她自觉没脸见人,死活不肯回老家,李锋强想想,对女儿道:“这样吧,你到一个新的城市去,忘掉发生的这一切,重新开始。”说完,他把剩下的30万元银行卡塞到女儿手里,颤抖着说:“孩子,你不是我亲生的,但是我看着长大的。这钱是叔给你创业的钱,以后千万别再干傻事了。”握着这沉甸甸的银行卡,王晓羽哭了,说:“谢谢你,我一定会还上这笔钱。”


夫妻俩返回老家后一周,王晓羽就拿着钱去了深圳。李锋强本想择机处理了以前的一处老房子,慢慢填上公司的这个亏空,可是2011年9月初,李锋强的公司突然接到当地主管机关要求,开展财务审计活动。李锋强来不及卖房子,自知无法应对,决定主动自首。蒋依云知道真相后,痛哭失声。


2011年9月13日,李锋强主动来到宿州市埇桥区检察院自首,并承诺愿意以自住的和空置的两套房产冲抵150万资金。查实了李锋强挪用资金的犯罪行为后,宿州市埇桥区检察院依法批准逮捕。2012年3月,李锋强因挪用资金罪被宿州市埇桥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坏女儿”猛回头,我们一起打造未来的家


丈夫入狱后,蒋依云依照他的嘱咐,她对女儿一字未提。他们没有想到,王晓羽拿着李锋强这笔血泪钱,在深圳与龚明和好了。原来,龚明从同学处得知王晓羽继父出面把钱全部还上了,于是向同学打听到王晓羽在深圳的地址找到了她,几番花言巧语,哄得王晓羽再次投入他的怀抱。


之后,龚明拿着王晓羽的钱去股市炒股,结果赔得血本无归。2012年底,王晓羽手里只剩下3万块钱,龚明再一次离开了她。王晓羽开始自暴自弃。每天在出租的房子里,上网打游戏。因为钱不够了,她关了手机,降低伙食标准,一天只吃一餐。


蒋依云一直打不通女儿的电话,2013年6月19日,她只身前往深圳寻找,通过曾收到的一张快递单上的大致地址(没有门牌号),在深圳市宝安区民清路一家公寓等到了出来买方便面的女儿。蒋依云放声大哭:“你怎么不和家里联系呀!”王晓羽冷冷地说:“我已经是个坏孩子,你别再管我的事。”蒋依云听后,扬起巴掌打了过去:“你说这样的话对得起你张叔吗?他为了帮你还债挪用了公款,现在在坐牢啊!”王晓羽捂着脸,说什么也不信,蒋依云随手掏出了一张监狱会见申请单……沉默了许久后,大滴大滴的眼泪从王晓羽脸上滑落。当天晚上,她就跟着妈妈回到宿州。


2013年6月23日,王晓羽一大早就赶往监狱,当看到李锋强面色暗黑地向她走来时,王晓羽再也控制不住,泪如雨下。当着监狱干警的面,她突然跪了下来,哭喊了一声“爸爸”。李锋强瞬间泪崩。他等这声呼唤,等了12年。王晓羽真诚地对李锋强说:“爸,我辜负了你,但是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工作,我们一家人重新开始。”听着女儿的话,李锋强含泪点头:“你行的,我信。”在家陪了妈妈几天后,王晓羽重返深圳找工作。经过不断的面试,她最终选择在深圳一家珠串公司打工。王晓羽从最辛苦的手工制作开始干。


珠串的做法门道很多,光是原料的选择就有不少讲究,同样的石料,成色和大小千差万别,而每一颗天然石料都有自己的特点。王晓羽有一些天分,虚心请教师傅,从选择原料、搭配颜色到打结技巧,哪一个环节都力图做到最好。2013年11月,老板看她很勤快,肯学,让她做了设计师。这年年底,王晓羽的珠串设计“双桥会”被老板选中参加在广州举办的艺术品博览会,结果获得金创意奖。更意外的是,这款样品被多家公司看中并预定,批量生产后,获得了近百万的收益。公司因此奖励她5万元。王晓羽将这笔钱寄回家,发短信嘱咐妈妈给爸爸存着,蒋依云拿着女儿的短信去看李锋强,李锋强欣慰得老泪纵横。


2014年4月13日,李锋强因为表现好,被监狱减刑半年,已经回家。王晓羽高兴极了。但李锋强以前患有肾病,坐了这几年牢又没好好保养,现在复发了。医生说如果转化为肾衰,会非常可怕。这天晚上,王晓羽做了一个重要决定:回老家,一面照顾父亲,一面依靠在深圳获取的经验开始第三次创业!她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公司老板,老板虽然舍不得她,但非常支持她回去,并表示如果王晓羽愿意在宿州创业,公司愿意在原料、技术、销售等多个方面与其合作。


4月19日,王晓羽拽着一个拉杆箱出现在家门口,李锋强一看是她,又惊又喜:“晓羽,你怎么突然回来了?”王晓羽看着黑瘦的继父,泪眼婆娑:“爸爸,我们三口人不要再分离了。我有了新的打算。”第二天,王晓羽就和妈妈陪着继父来到合肥,住进安徽省立医院。在使用抗炎、护肾药物之外,王晓羽按照医生要求,注意继父的饮食结构,毫不含糊。粗粮、鱼类、果蔬是益肾的食品,她每天都变着花样做给继父吃。


经过两周的治疗,李锋强的肌酐、尿素氮指标就接近了正常。虽然这是一种慢性疾病,眼下还不能称为治愈,但医生说,只要劳逸结合,自我保护得当,就会大大降低转化为肾衰的可能。


有妻女照顾,李锋强的身体状况进一步好转。得知王晓羽要在老家创业,李锋强多方奔走,很快为女儿找到了提供厂房的合作方——已经破产的宿州一家橡木地板公司。2014年7月,王晓羽在深圳那家打工的珠串公司的支持下,在宿州正式组建自己的珠串公司。王晓羽和继父商量后,让他任物流总监,并分管财务工作。


2015年5月,无锡一经销商欲预付200万元,预订一种玛瑙手串,但要求在基本保持外观和手感的前提下,使用非玛瑙原料,大幅调低成本。考虑是预付订购,王晓羽有些动心。李锋强坚决反对:“做假货就算不违法,卖的是咱们的产品,毁的是咱们的声誉,要看长远。”王晓羽深以为然,听从了继父的意见。2015年,在深圳公司的帮助和王晓羽自己的努力下,公司产品首次迈向国际市场,成为欧洲市场的抢手货,实现了950万元的销售收入。2016年,王晓羽推出“大象”“小象”联款珠串,供恋人或亲人同时佩戴,该款一上市就获市场认可,最终热销了6万套。2017年3月,公司资产总额已达到三千万元,产品远销美、德、英等国,同时在东南亚打开了市场。同年4月,王晓羽在母亲和继父的支持下,与合作伙伴马立成相恋。经过了连番阴雨天,这个苦难的家庭,终于迎来崭新的阳光。(因涉及隐私,文中所涉人皆为化名,所涉单位及相关信息均作了技术性处理)


商务合作请联系QQ:2916006726

转载授权请联系QQ:2265824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