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短期贷款联盟

【中金固收·宏观】定向降准有助缓解小微企业融资压力 ——结构调控比总量调控更关键 20180621

中金固定收益研究 2020-03-23 14:50:18
作者

陈健恒分析员,SAC执业证书编号: S0080511030011 SFC CE Ref: BBM220

朱韦康联系人,SAC执业证书编号:S0080117080045


事件

6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多项措施。具体而言,包括增加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下调利率;贷款利息免征增值税上限提高;减少融资附加费用;运用定向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将小微贷款纳入MLF抵押品范围等5项举措。其中定向降准较为受市场关注。


评论

今年以来,在广义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企业流动性状况有所恶化,不少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感受到了融资难融资贵的情况,贷款利率、非标利率和信用债收益率都有不同程度的上升。融资难和融资贵也导致了信用债市场的违约风险有所上升。针对这一局面,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提出了几条措施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其中,涉及到流动性投放的政策主要是:增加支持小微企业和三农再贷款、再贴现额度以及定向降准。

这是继201792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出通过定向降准等方式支持小微企业。今年以来,央行多次使用准备金工具向市场投放流动性,包括1月份正式实施的定向降准(释放流动性在3000-4000亿)、春节期间的临时准备金动用安排CRA,临时投放规模约2万亿)、4月份的普适性降准(置换MLF,置换后约净投放4000亿)。目前新一轮的定向降准政策尚未宣布,但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周会有相应政策出台。

去年930日的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的是银行的小微贷款增量或余额,央行降准幅度设两档50bp150bp,普惠贷款的定义、适用范围比之前扩大,央行称可覆盖全部大型商业银行、90%的城商行和95%的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从实际规模看,央行年初公布释放流动性3000亿左右。新一轮的定向降准政策所释放的资金可能会高于上一轮,进一步引导银行增加中小企业贷款投放。毕竟,从今年企业的实际投放情况来看,明显感受到银行风险偏好下降,因为企业贷款更多的流向了经济发达地区,而经济落后省份的贷款增量反而有所减少。但非标过去增量主要集中在中西部落后省份,一旦非标萎缩,中西部落后省份的企业融资难度进一步上升。因此,结构性政策引导银行贷款资金更多流向中小企业以及经济落后地区,会比简单的总量政策更有用。

总体上来看,包括此次会议在内的最近一系列政策,其实是以42日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精神为基调,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集中力量,优先处理可能威胁经济社会稳定和引发系统性风险的问题。所谓结构性去杠杆,其实是结束国企和私营企业一刀切的局面,协调了国企去杠杆和杠杆并不高的小微企业融资困难之间的矛盾,此后国务院正式批准成立国家融资担保基金,也是扶持小微企业融资的具体举措。

此外,除了今年广义流动性收紧导致企业融资难度上升需要进行一定的缓解以外,5月社融和经济数据明显走弱,叠加贸易摩擦于近期升温,政策层面的放松可能有助缓解市场对经济的担忧和增强市场信心。除了定向降准政策以外,也不排除未来可能仍有类似于4月份的降准置换MLF政策,进一步更大力度的投放流动性来驱动贷款和债券市场融资能力的提升,缓冲非标和影子银行收缩所带来的冲击。

在这些政策的逐步放松过程中,狭义流动性仍将保持宽松或者更为宽松,货币利率可能会进一步下降,债券收益率可能也会相应继续下行。不过三季度地方债发行量上升,可能会一定程度上抑制长端利率的下行幅度。但总体上而言,随着去杠杆进程的延续,投资和消费增速的下滑会带动经济动能一定程度上走弱,政策的结构性宽松和局部宽松可能是下半年的主基调,债券市场的压力也会有一定程度缓解,债券收益率从大趋势来看仍处于回落过程,只是节奏并不是一蹴而就,但收益率如果因为供给增加而上升,而是不错的配置机会,尤其是利率债。



报告原文请见2018621日中金固定收益研究发表的研究报告《中金公司*陈健恒:简评*定向降准有助缓解小微企业融资压力 | ——结构调控比总量调控更关键》


相关法律声明请参照:

http://www.cicc.com/portal/wechatdisclaimer_cn.xhtml